前陣子,我媽問我:把相機裡面的影片轉成DVD會不會很麻煩?
因為我上次幫他弄的時候,弄了非常久
我回答他:找轉檔的方法很麻煩,找到了之後就不麻煩了

很多事情,在找到答案之前,不會知道答案是什麼樣子

我個人的觀念是,設計衣服遠比製作困難
設計,是一種想法的傳遞與風格的掌握
如果是既存的樣式,那只要考慮製作的問題
如果是要做出完全不一樣的東西
在做出來之前,怎麼知道會是什麼樣子?

於是我總是在開工-->完成之間的過程輾轉反側

這次八月CWT的展出,主題雖然早在5月底就決定
但設計稿我真的想很久,也改了很多次
要展出的是四天使「烏列」和「拉斐爾」的禮服版本
(烏列之前有做過普版了,但拉斐爾還沒有)

今天終於把烏列的衣服做完了,開始時間是6/21(六)
但其實衣服本體的部分並沒有那麼花時間
卡關的部分都是在披風上面 OTL

一開始是金色的軟質沙典(表布)鬧事
明明照著版型剪
但剪出來要縫的時候卻發現和另一半(裡布)形狀不一樣
實在是沙典太會變形了
而且這次用的是鳶型,也就是說四個邊全都是斜角
有些布斜邊要車的時候會變形,看來這沙典是其中一員

結果金色剪了好幾次還是這樣,後來就自暴自棄的先車好在裁布 OTL

後來,是卡在裝飾的部分
所謂人算不如天算
設計圖是一回事,實際上是另一回事
雖然我不太會在製作階段大幅修改
但是作為外部裝飾的部分,往往在設計時很難預想到是否合適
常常是都做完了之後才來考慮

要怎樣設計,其實一直抓不到輪廓
但我知道有個中心風格要掌握住,不可以因為走投無路就隨便援引
披風裝飾的部分總共做了四個版本才定稿
跑了好幾趟手工藝社-口-

一開始是貼寶石,光這邊就想了很久才決定樣式
貼好後怎麼看怎麼怪,隔幾天又拆掉了

第二、三版是貼裝飾用的帶子,這手法我以前常常用
因為貼膩了後來演變成用繡的,這且按後不表
貼邊看起來就(比寶石)好多了,但還是看著覺得怪怪的
是屬於「看起來OK,但也不會讓我心動」的程度
(嗯? 我有提過我會對作好的衣服冒愛心這個習慣嗎?)

第四版就真的是孤注一擲
某天(應該是臨睡前)突然抓到某種模糊的影子
但因為接連下雨,去手工藝社找材料的計畫就這麼擱著
終於某天給我等到機會,結果去到那邊也是躊躇了很久
最後定案是施華洛士奇鳶型水晶配耳針...........
什麼? 很難想像?
等到展出那天大家就知道啦 (被圍毆)

嗯,耳針其實常常利用到喔
尤其是要把一些活動的裝飾扣在衣服上的時候

喵的,水晶好貴啊
還好這件是自家用的
其實這次只有拉斐爾那件是要出售的.......
問我為啥不兩件都留,或兩件都賣?

這個嘛,熟知我個性的人會猜到
其實我比較傾向兩件都留
但老是藏私不是個長久之計嘛
所以只好忍痛割愛~~嗚嗚嗚~~

啥?
照片?
拉斐爾我還沒開工耶~(_△_)~
而且直到展出之前都不會有照片公開的啦~~


全站熱搜

fromheav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